小年

微博:http://www.weibo.com/0816littleyear
目前在沉迷电竞圈,接受程度高得可怕(?)但最爱舅夜。

©小年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不就是个科目二吗

考驾照考砸了的产物。

对不起我的智商低,语死早。

只是想说三句废话,全文完。(←喂)

 

====================================

 

一段吐字不清的RAP录音打破了喻文州办公室的宁静。前任剑圣大人自认为美妙的歌声飘荡在空气中,与周围严整规矩的氛围格格不入。即便如此,喻文州倒是很乐意多听一会儿,但又害怕电话那头的人等得着急,RAP的第二段将起未起的时候便按下了接听键。

“队长队长队长我跟你说,前两天就不该跟张佳乐吃那个饭啊,古人诚不欺我啊,大家都那么说果真是有那么回事吧你说是吧队长?一到十号车真是烂爆了其中八号为最不服来辩!”电话那头的声音元气满满,但连前几天和张佳乐叙旧的事都给扯上了,想来并不是想说什么好消息。

退役后的黄少天选择了一份比较自由的职业,喜欢就往外头跑上个把月,懒散的时候就赖在家里坐等投喂,反正他家队长聪明高端有文化,他倒也乐得享受。前些日子得知老孙开始计划已久的捎上张佳乐开车绕大半个中国走上一遭的伟大行程,突然痛心疾首地领悟到没有驾照这件事实在是有损前代剑圣的声誉,转身马上找了个驾校屁颠屁颠学车去了。在练车场练车的过程中,他还总觉得自己进步神速如有神助,算好了科目一之后的十五天,抱着早日带他家队长感受大自然清新气息的心,今早六点精神百倍地从队长怀抱里爬起来,去到遥远的郊区考科目二去了。

听这措辞像是没有考及格,喻文州想,只是听这语气,倒像是有什么想要炫耀一下的样子?喻文州在黄少天身上花了无数多的技能点,其中有广为人知的话痨属性抗性满级,把大段垃圾话当听觉享受满级,在长篇大论中抓重点满级,还有鲜为人知的,一个叫做引导话唠话题走向的技能,满级。

“我记得少天微操可是大神级的哦。”

“那是必须当然绝对肯定以及一定的!我跟你说哦队长,虽然那个离合器真心有点问题,可操控范围实在是小得可以,踩死一点它就一点都不去了,放松一点吧不是像火箭那样窜出去就是死火,但是我用上我的剑影步,哦不对,我的黄金左脚,虽然在刚开始的时候速度是快了那么一点点,但是我机智勇敢地及时调整了过来,保持着进可攻退可守的速度匀速前进着,侧方停车潇洒一步到位那是居中得连张新杰都找不到偏差啊我说。”

“恩,少天做得很好。”喻文州有点想笑,把前面说得那么好,后面到底是要有多惨啊。

他家的前代剑圣继续发表车场历险记的感想:“直角转弯我过得那叫一个潇洒啊,还远远没到我就已经对准革命前进的方向,我一直紧盯着革命的方针不动摇,一看到革命的火苗崭露头角我就马上引领革命前进的正确方向,把人民群众引领在正确的康庄大道上啊我。”

喻文州还是没忍住轻轻地笑了出来,不禁想少天果然是很有语言天分的一个人呢。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直角左转弯,不就是看着左视镜下方一见到黄线马上打死方向么,怎么就被少天形容得如此高潮迭起激动人心呢?

“我的少天果然很不简单。”

哎?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奇怪啊,黄少天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那些小心思,只听到对方呵呵地轻笑了两声,然后答了这么一句,一时不免思维发散了些。我当然很不简单啊,黄少天心想,但是你怎么突然就说我不简单了,话说回来到底说我啥不简单啊过个直角转弯不简单吗?不是啊挺简单的啊?不对不对,我也是过得很惊心动魄的确实有点不简单。但我为什么还是觉得有点陷阱什么的呢?但不是说这个简单是说哪个不简单呢?停停停停,跟着心脏的人思路走会把自己绕晕,得找到自己的节奏啊节奏。

为了把节奏掌握在自己手里,前代剑圣决定牢牢把握主题方向以达到收放自如的效果,“曲线行驶就更不在话下啦队长,真不知道设计这个考试的是怎么想的,他以为把路设计得婀娜多姿我就会被迷倒了吗?本剑圣可是不轻易接受色诱的!我牢牢把握住了方向盘,用各种各样颠倒众生的微操保持了正直,不左倾不右歪,一路平安无事来到了胜利的顶点!”

再也没见过能把考驾照说到如此天花乱坠的人了,“不愧是少天,倒车入库恐怕是更不在话下了吧,少天?”

“队长英明啊队长,整个练车场的教练都说倒车入库最难我觉得这个完全不能难倒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本剑圣我,我可是每次都倒得分厘不差的呀,向左旋转一圈半,向右回半圈然后又打死,最后迅速又准确的向右一圈半,在精准的位置上踩上刹车,那叫一个一气呵成精彩绝伦啊。我看见了我看见了隔壁车库正在考试的那个人都忍不住想要为我鼓掌欢呼以示崇拜。”

看来结果出来了,科目二总共就考五科,喻文州也陪黄少天去练车场转过几回,这几项少天确实一向都做得不错,看来今天发挥也很稳定。只是,为什么大家都觉得这么简单的一项,少天总是做不对呢?果然还是得先让他吐吐心中的不快。

“还剩一项没说了,少天。”

“我正想跟你说这个呢队长。本剑圣当年可是算位精准闭起眼睛鼠标一抖都知道自己移动了十分之多少个身位格的。我觉得这个定点停车吧,真不知道设计者怎么想的特别特别不合理,你说每个车椅子不一样后视镜视角不一样这些都有偏差的呀偏差。再说了一点油漆很贵吗很贵吗很贵吗?就不能把直线画长一点吗。还有还有地上那一大坨黑色的油也太迷惑人心了队长。这根本就不知道对哪里啊,等我上到去的时候莫名奇妙就到坡顶了!我根本没看到线啊你说他这个设计是不是不人道啊。第二次我觉得车上那个红外线也有问题,本剑圣明明停得多精准啊他居然说我还没到!这是在鄙视我的眼神吗不相信我的判断吗?有本事来PKPKPKPKPK!”

喻文州在那头笑得有些无奈,定点停车其实只是很简单的事情,就是在坡道上前面画了条线右边画了条线,简单来说就是停在那线旁边又不离太远就可以了。偏偏倒车入库都潇洒无比的前任剑圣就是一直做不好这个,不是早了就是迟了,不是左了就是右了,总没个定性。不过转念一想,这或许也是件好事?

“少天,不合理就不考了呀,没驾照也没关系。”

“那不行,自己开着车到外头去逛多拉风啊,闲着没事出去兜兜风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多有意义啊。我也不是要学老孙那样游个中国什么的,趁你休息日去十九涌吃个海鲜也帅气啊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我载着少天就好了呀。”

带着笑意的暖暖的声音从手机的听筒里传出来,不知怎的黄少天觉得脸有些发热,黄少天认定这破手机该换了,肯定是这手机质量不好才造成长时间通话引起的机身发热。

“也……也有你没办法载我的时候吧。”黄少天顿了一下,本来想多加一句类似于比如我们吵架了的时候,但潜意识觉得这话说出口后果很严重,只好若无其事从善如流地接下去,“那个时候我要离家……远一点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手机真是太不行了,黄少天想着回去要给投诉投诉,这辐射还会影响使用者说话的连贯性。

黄少天未明确说出口的话喻文州却是明白,一开口便已是答案。

“这么想的话,少天没有驾照或许是件好事呢。那样的话离家出走也不会走到太远的地方。”

黄少天觉得,其实此刻隔了十万八千里,他还是能清楚地知道喻文州现在的样子。没理由地就是知道。他接电话会用左手,微微侧着头,和自己聊天的时候即使保持着握笔的姿势也不动作,他总是很专心很耐心地听自己说,哪怕是那些连他自己都觉得没啥意义的废话,他家的队长依旧是一字不漏地听进去。当然,光听不回礼可不是喻文州的风格,防守反击才是蓝雨前队长的拿手好戏,挑个时间放放大招,或者挖挖坑,等着猎物一步一步走到陷阱里。这时候的他身体会稍微向后倾靠着椅背,嘴角不自觉地上挑,眼珠会有些轻微的滚动,内里含着一丝满足和得逞后的狡黠和得意。

可黄少天是谁呀,他可也是很偏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呢,再说了,队长挖的坑,不就是在坑底等着他么?

“队长你在家的话,谁要离家出走啊。”不就是想引我说这么句话嘛,小爷我大度。

黄少天总结,自己偶尔会有那么一点点嘴欠,只是一点点。

“说好了啊,少天。”

 

 

 

FIN.

 

简直有病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