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

微博:http://www.weibo.com/0816littleyear
目前在沉迷电竞圈,接受程度高得可怕(?)但最爱舅夜。

©小年
Powered by LOFTER
 

荣耀大陆第一章

这边也发一发好了……

完全没逻辑啊简直= =

来点个赞呗?

 

http://www.weibo.com/3244984070/Anjkbp9AA?type=like

 

 

 

=================

 

云裳是蓝雨联邦里元首府里的一个仆人。

她刚来的时候元首府的主人尚是方世镜,他是十分温和的人,对下人也很好,生活规律,所以仆人们的工作也不太多。云裳觉得就一直这么下去也不错,私心盼望着元首一直是方世镜就好了。

但方元首似乎不是这个意思。云裳也说不上为什么,但总觉得方元首偶尔有那么一些心不在焉,倒也不是说工作不专心,他总是尽职尽责的,却无端给人一种他总会离开的感觉。

到那个少年住入府中的时候云裳觉得自己似乎想通了一些。

来到元首府里的那位少年姓喻,似乎是精灵黄少天一日去树林里玩耍的时候带回来的一个人。三年前通过了考核,进入中央书院,修读着各种科目。蓝雨联邦是个相对来说等级制度并不太森严的国家,元首之位多是禅让,虽是这么说迄今为止也不过是两届元首罢了。所有国民都可以去参加中央书院或者骑士团的考核,进了之后也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些评定,再是筛选了一些人出来。虽说严格,但最后留下的无一不身居要职,就算是中途被筛选出来的也是有机会在各个地方担些官职。

听说喻文州还在中央学院有那么一两个考核魔法的项目总是险险过关,但其余的文化科目却又是一等一的好。前任元首魏琛有空没事爱去中央学院转悠。在某一次之后和当时仍是副元首的方世镜交代了两句就辞退了元首一职浪迹天涯去了。

也许现在喻文州的入府和当时的交代两句有点关系吧。

元首府里多住了一个人也没什么变化。

喻文州更是一个温和的人,云裳读过的书不多,搜肠刮肚总算找来一个词形容他,温润如玉。

他总是带着微笑,待人和气,声音平缓又不会过于低沉,给人一种稳重可靠的感觉。并且心细又观察入微,还记得那日同是府里的冬梅做事不小心割伤了手,他都能马上察觉并且关切地叫她马上去上药包扎。

关于喻文州为什么会住进府里,起先他们都以为只是元首找来了个参谋。

喻文州会帮元首处理一些文书,商量着一些政事,有时他们在书房一呆就是一天,可他们觉得奇怪的是渐渐喻文州出入书房的时间比方元首还要多些,方元首却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有点赞许意味。

并且自喻文州住进了府里,黄少天来元首府的频率大幅度增加。

黄少天是只天赋异禀的精灵,还是青少年的时候就被前任元首见到硬是拉过来骑士团,擅骑能射箭,但剑术最最了得,反应极快出剑刁钻,在骑士团里的日子也是进步惊人,很快便打遍骑士营无敌手。听说他已被内定为下一任的骑士团团长,只是未知何时上任罢了。

黄少天也是很好很好相处的一个人,完全不会给人一种他高人一等的感觉,感觉对谁都是一样的好,不管你是房里写奏折的还是房外扫地的,统统一视同仁,热心大方又有朝气,和谁都聊得来。唯一的缺点大概便是,和谁都聊得来,特别聊得来。太能聊。元首府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但能自正门进来的那一刻就让后门的人都知道谁来了元首府的也就他一个了,能从进门见到第一个人开始就和人聊天一路聊过去不停歇的人,也就他一个了。他来了总是会去找喻文州,有时就干脆直接去书房,有时会在这蹭一下饭,有时会拉着喻文州到花园走走聊聊天。云裳是很少进书房的,没什么机会见到他们俩在书房里是个什么样子,但她记得那次见过两人逛花园之后,便在心里默默地修改了对黄少天的评价。

说他统统一视同仁并不对,至少他对喻文州很不一样。

那日午后阳光正好,前夜的暴风雨将花园里的花草打得凌乱些,云裳便在花园修建着花草清理一下被打落的花叶。远远地看见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袖子从书房门走出来走进花园,黄少天活力四射地满怀笑容地在说着什么,似乎是很让人愉快的事情,喻文州连眼睛里都带着笑意,嘴角微翘,偶尔搭上一两句,无端从他们两个身上溢出来的幸福感让他们身旁开得灿烂的花儿都逊色起来。他们走到花园中间的亭子坐下,两人挨坐在一起,靠得很近,又给旁人一种他们就应该这样的感觉。云裳都不舍得走进去破坏这幅画面,他常常见喻文州笑,但从没有见过笑得那么开心,那样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笑意。他常常听见黄少天充满活力的声音,看着他热情四射地和人说话,但从未见过他如此眉飞色舞的样子。

云裳走进些给他们送茶,隐约听到了他们的两句对话。

“文州文州,以后我就是你的骑士啦。”

“嗯,那就交给你了,少天。”

于是云裳明白了,喻文州这位温润如玉的少年,将是他们未来的元首。

但云裳没有什么思考没有什么犹豫没有什么惊讶便接受了这件事,还莫名地觉得很放心。也许从见到喻文州开始,她就已经隐约有这么一种感觉了,喻文州,注定会是他们的王,保佑他们的安康。

喻文州将要成为新元首的事在这不久之后便告示全国,以及黄少天将要成为新任骑士团团长的事。

 

新元首及新骑士团就任典礼在蓝雨最大的中央广场举行,典礼的当天人山人海,一层又一层的国民包围着礼台,每个人都好奇又期待着想看看他们新任的元首,早早就占好位置伸长脖子四处观望。

就同等级的典礼来说蓝雨的元首就任典礼并不算繁重,喻文州走过地毯,走上台阶,站到礼台上。由前元首方元首交与手杖“灭神的诅咒”。仪式严肃而庄重,群众们都静静地观礼,都想要记下这改变蓝雨未来的庄严时刻。

云裳就站在礼台旁边,从她的角度能看见喻元首的侧脸,在平日总是温和地笑着的脸上露出罕见的严肃与坚毅。

然后是骑士团团长的就任仪式。

黄少天走上前来,将将站在台阶下,正对着喻元首,拔出腰上的佩剑,被唤作冰雨的宝剑反射着靓丽又刺眼的亮蓝色光芒。他反手将剑竖直地插入地上,就着握剑的手单膝跪下,微微颔首,运气,然后用整个广场都听得见的声音,虔诚地宣誓着:

“蓝雨元首专属骑士,蓝雨骑士团团长黄少天率骑士团在此宣誓: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用生命护卫我的国家,护卫我的国民,护卫我的王,献此一生,至死不渝。” 

黄少天说过很多话,很多很多,然而其余所有的话加起来都没有那天那段誓词那样震撼人心,与平日因语速快而音调略微抬高的声线不同,回荡在广场的嘹亮的声音,占据着在场人们的全部听觉神经,从他嘴里说出的誓言有如坚不可摧的巨石一般,一字一句沉稳而庄重,缓慢又富有力量,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云裳抬眼望去,宣誓完毕的黄少天骑士团团长正抬起头来,对上新元首喻文州的双眼。他的眼睛明亮又闪耀,清澈又深情。他眼里只有喻元首一个人,满满的都是他。

——我将用生命护卫我的王,至死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