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

微博:http://www.weibo.com/0816littleyear
目前在沉迷电竞圈,接受程度高得可怕(?)但最爱舅夜。

©小年
Powered by LOFTER
 

【舅夜ABO】只有他能用的养猫指南(某段)

想写一个从他们相识开始的按着大致时间线走的ABO

把前前后后补充完整的话大概是个中篇

ABO相关设定走这里>>>


我发誓如果有一天我把前后补齐了有了结局的话一定是个HE


说是要从相识开始但是看看RANK看看伐木累动态什么的会偶尔冒出来各种各样的小片段,先放一小小小段上来。


按这我的粗糙到只有几个字的大纲,到韩国集训期间,他们两个人属于已经搞在了一起,但是没有确定关系,俊俊很明确自己爱兮夜,但是并不知道兮夜怎么想的时段。这时候的大舅子只敢把自己放在“兮夜的因为感觉还凑合所以陪着度过发情期的其中一个人选”这样的位置。有点不确定自己是应该继续争取博兮夜喜欢还是放手,但是又不舍得,只要兮夜表达出对他的一点依赖就会很开心这样的阶段。


国际惯例,圈地自萌勿上升。

以及如有和现实不一样的地方纯属我瞎逼乱搞。




=========================================




真正让陈圣俊觉得续约真是他活差不多22年做得最正确的事情没有之一是在韩国集训的一个休假之后。星期二整个队就要回中国了,陈圣俊想趁着最后一个周末的假期跟自己家里的床叙叙旧聊聊人生。他周六晚上打完训练赛带上手机钱包就回家了,在家跟妈妈撒泼打滚卖萌求吃好吃的,闲着出去和朋友聊聊天喝点酒,一直浪到周一早上才被自家母上大人提溜了起床踹回酒店这边来。

 

回来的还算早,训练室还没有人,陈圣俊把妈妈在自己临出门前塞到手里的猪蹄放在训练室的桌子上,打着呵欠往房间走,想着是不是能够躺着补上一点睡眠时间。他乘坐电梯到自己和兮夜和ZERO所在的楼层,从钱包里掏出房卡,“滴”的一声,门锁上的绿灯亮了亮,陈圣俊按下把手,推开房门,发现房间里窗帘拉着,没有开灯,他借着从走廊照射进来的灯光向床的方向看去,发现ZERO的被子已经被掀开,床上没有人,而陈圣俊左手边的卫生间门缝里透出了些灯光,估计是他醒了在洗漱。而本该属于兮夜的床一如前些天一样干净整洁,陈圣俊再看了一看自己的床,中间鼓起了一团,安安静静的,估计某人正睡得香甜。他轻轻的关上门,摸出手机,借着屏幕发出的亮光照着路往前走,余光扫到自己放在墙边的箱子,突然觉得有点奇怪,蹲下去凑近一看,箱子只是粗略的合上了而没有盖紧,这不太符合他平日的习惯,陈圣俊就蹲在那回忆前两天出门时候的情况,正好此时卫生间的门打开,洗漱完毕的ZERO出来见到他,轻手轻脚地靠过来,用气声和他说话:“这么早就回来了?”陈圣俊也同样用气声回答:“嗯今天起来得早一些,我现在补一会觉。”Zero看到他盯着自己的箱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就跟他说:“啊,对了。前两晚兮夜睡觉前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看他好像很折腾的样子,然后突然爬起来,翻了翻你的箱子,好像拿了件卫衣,自己套上然后才去睡的。”陈圣俊听完之后呆了一呆,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回什么,他觉得他还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一下这个信息,好在ZERO也没想着等他回话,加了一句我先下去训练室了就走了。

 

陈圣俊把自己收拾了一下来到了床边,房间还是很暗所以看不太真切,但还是能看到苏汉伟乖巧地睡着的轮廓。他侧着身睡,腰微弓着腿弯着蜷成一团,被子拉得很高,甚至挡住了一部分脸和下巴,能看到那件被他套在身上睡的卫衣的帽子在他脑袋后方,他的脸枕着帽子的边缘。苏汉伟睡觉总是很乖,不打呼噜不磨牙,不胡乱翻身也不踢被子。陈圣俊用手背轻轻蹭了蹭兮夜的脸,轻柔又缓慢地掀开被子的一边,慢慢地面对着兮夜侧躺下,盖好被子,又把一只手搭在苏汉伟身上,闭上眼睛尝试入睡。

 

抱着苏汉伟入睡的陈圣俊想:只要你有一点点需要我,一个陪你度过发情期的人选也好,只是有那么一点点需要我的信息素也好,或者只是单纯习惯了我的照顾也好,只要有哪怕那么一点点,一点点需要我,依赖我,我都是会在你身边的。不,是一定一定要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