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

微博:http://www.weibo.com/0816littleyear
目前在沉迷电竞圈,接受程度高得可怕(?)但最爱舅夜。

©小年
Powered by LOFTER
 

【舅夜】只有他能用的养猫指南(S6放假期间)

因为暂时都是没按顺序写,所以拿时间点来代替章节号吧。

大家新年快乐!鸡年大吉!

这篇本来想早点更新的,但是我得了每天写超过1000字就写不下去了的病!最重要是我本来以为这么丁点内容1000字就能写完……最后发现加上其他前前后后的废话居然过万了……过,万,了……

=====================================

ABO相关设定>>>>>>设定

同一系列韩国特训后期>>>>>>某段


补充一下到这个时间点的设定,俊俊腿哥康帝都是A,小兽,蛋蛋是B,从兮夜第一次发情期之后宿舍换了换变成俊俊和兮夜一个房间,但基本分床睡。以往的发情期都是俊俊陪着过的,即使是因为有比赛训练赛什么的抑制剂也是俊俊打的。

有两句话7Q

以上。

======================================


即使结局让人很是难过,但无论如何,从广州回到基地开始,也算是正式放假了。

 

一想到放假,陈圣俊还是很雀跃的,虽然他们没有一个人想因为这样的原因而提前获得假期。然而离开家在外地那么久,即使玩着喜欢的游戏,身边有一起奋斗的队友,还有一个自己默默喜欢着的Omega,但总归只是个大男孩,就想着能每天睡到自然醒,睡醒能吃妈妈烧的菜,没事逗逗自家两个妹妹,然后约朋友出去吃个烤肉,去酒吧转转喝点小酒,看一看帅哥美女和各色各样的Beta,Omega,岂不美滋滋。

 

从广州刚回来的几天,大家都是收拾收拾东西订订机票准备回家了。只有兮夜一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愿意出来见人。除了跟他一个房间的陈圣俊其他人只能在饭点见到他。倒在世界赛的门前大家都难过,该说的话在输比赛的那天晚上已经说好了,这时候谁都安慰不了谁,只能由着他自己整理心情。其实兮夜躲在房间里也没干什么,睡得很多,醒着的时候就看看小说看看漫画,偶尔发发呆,不过是暂时逃离一下英雄联盟这个游戏罢了。这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陈圣俊会从身后抱着兮夜,有时候兮夜还在看手机,有时候是刚放下手机准备睡了,他们也不说话,陈圣俊就想抱抱他哄哄他睡觉。他会温柔地摸摸兮夜的头,或者摩挲着兮夜的手,等他睡着了才自己回到自己床上。临走前的那一天陈圣俊还亲了亲兮夜的脸蛋,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兮夜,兮夜呀,我明天就回韩国了。”兮夜没什么回应,只轻轻地“嗯”了一声,陈圣俊觉得这回应未免也太敷衍了些,又多问了一句:“兮夜开心?不开心?”苏汉伟没有马上回答,他抓了抓陈圣俊搂着自己腰的手臂,咬了咬下唇,终于开口:“你会回来的吧?”咬字不是很清晰声音很小,但这丝毫没有难倒把全部精力集中在苏汉伟身上的陈圣俊,他连忙跟兮夜解释:“我回来!我很快回来,兮夜要等我。”“……等你妈……”说是这么说,但兮夜还是悄悄地笑了一笑,安心地闭上眼睛睡觉了。

 

刚回到韩国的生活和陈圣俊想象的一样,有吃有喝有玩,睡到自然醒,出门约上三两个好友吃吃烧肉喝喝酒,不出门的话赖在家里等妈妈做饭给投喂。开头的那几天舒服得让陈圣俊觉得一辈子就这样赖着算了。可多过了几天这样的日子又突然觉得怪没劲的,尤其是当陈圣俊被朋友和自己发现了他对那么多漂亮小哥哥漂亮小姐姐都完全没有兴趣的时候。

 

说起来也有趣,那天晚上他们几个朋友如常吃了晚饭去酒吧坐坐。虽然说是一个正规的酒吧,但也不妨碍合眼缘的聊聊天调调情。喝着酒的几兄弟都在四处打量,物色着今晚的目标。陈圣俊也托着端着酒随意地往场内看,他目光扫过一名年轻美女的时候正好美女也在看他,对视了几秒,陈圣俊又把目光移开了。然而这次对视没躲过陈圣俊的朋友,也没躲过那位美女的朋友,陈圣俊的兄弟一号还在实事给他转播那桌的情况:“唉唉哎,刚那美女的几个朋友都看向这边了,哎哟哎哟他们好像都在起哄啊,美女有点小害羞啊,哇呀,那美女站起来了!好像往我们这边走来了耶。”

 

被这个直播那桌情况的兄弟这么叽里呱啦一通说,陈圣俊也只好转过头迎面对上那位美女。她手上拿着半杯酒,体态婀娜,笑得甜美动人,是陈圣俊喜欢的类型。她来到他们的桌前,也故意没只和陈圣俊说话,像是和这桌的几人本来就认识的一样,自然而然地问:“我们一起来聊聊天喝喝酒好吗?”兄弟们自是欢迎,而且都心照不宣地给美女腾了个陈圣俊身边的空位来,大家都是幽默又很会聊天的人,谈话进行得很顺利。

 

然而美女的心思始终是在陈圣俊身上的,因为陈圣俊也没刻意把自己信息素收起来,坐在他身边的这位美女正好能感受到一些,也开始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来。她的信息素正和她本人一样,香甜又有诱惑力,让人难以拒绝,陈圣俊的信息素也不受控制地不断外溢,空气中都是两种信息素交融的味道,气氛暧昧,温度刚刚好。

本来。

但陈圣俊莫名地不喜欢这种信息素的交融,这微热的温度反而让他很是烦躁,他们聊着天,陈圣俊尝试着将自己的信息素收一收,然而毕竟是一个年轻貌美的Omega的刻意撩拨,信息素也不能说收就收。本来陈圣俊想就这么忍忍算了,然而这位美女借一切可能的机会靠得越来越近,陈圣俊周围的信息素更加浓郁,已经是让他烦躁得有些难受了。最后他实在是没忍住,在自己也不是很知道自己到底在干嘛的情况下,从包里摸出一支Alpha用的抑制剂,对着自己手臂就打了下去。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热络的聊天气氛突然被冻结了,那位美女呆愣了几秒,只能涨红了脸转身走了。等到那美女走远了,兄弟们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一个兄弟有话说:“阿西,你居然带着抑制剂?你居然还当着Omega的面给自己打一针抑制剂?你想的什么?”

另一个兄弟补充:“不对不对,难道重点不是你居然还知道怎么样给自己打抑制剂?”

陈圣俊一副我也很无辜,刚刚那个可能是假陈圣俊的模样,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带着抑制剂,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就给自己注射了……”

兄弟还是觉得很震惊:“你这打抑制剂的手法很熟练?”

陈圣俊顺着话回答:“是这样的,我们战队里有一个O……”

又一个兄弟跳起来,“什么?你都有自己的O了!这都不告诉我们,你够不够兄弟了!”

陈圣俊很苦恼:“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兄弟一号问:“别解释了,先说,你喜不喜欢他?”

“喜欢。”

兄弟二号接力:“上没上过床?”

“上过。”

兄弟三继续:“标没标记?”

“……没……没有。”

兄弟四突然安抚性地拍了拍陈圣俊的肩,倒是没问题要问了,只剩下叹气和同情的目光。

“……”这天是没法聊下去了。

 

第二天晚上没有约,妹妹们上学去了也没人能逗着玩,吃完晚饭就窝在自己床上翻着手机上各种各样的社交软件。该刷的新动态都刷完了也没觉得有什么意思,退到手机桌面忽然看到那个绿底小熊猫的图标,就点了进去,点开关注,又看到WExiye正在直播,就点了进去。如果此时有人进陈圣俊的房间,一定会问他你怎么笑得跟一个智障一样。这次的直播开着摄像头,是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右下角看过去的角度,看起来很精神,大概是最近睡得很好,脸还是肉肉的,神情专注,又有点怡然自得的样子。只见游戏里的安妮直接闪现到人群脸上砸熊,打得敌方血条哗哗直掉,直接收获三杀。还是自信又有元气的兮夜最好了,陈圣俊还跑去设置了一下兮夜的开播提醒,然后继续盯着摄像头的位置看,啊,兮夜真是宇宙可爱了。

 

只可惜有个声音让陈圣俊不是那么喜欢,听着和兮夜连麦的赵志铭的声音,陈圣俊有些吃味,立马就爬了起来开了电脑进了游戏,可接下来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不是很想打游戏,兮夜也在跟人双排开车上分着呢,最后只能点开和兮夜的对话框,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地打字:

c.

n.

m.

很快他就收到了回复,一串更长的cnm,陈圣俊不甘示弱,回了一串更长更长的cnm。弹幕都已经炸开了,说发糖的也有,说日常cnm的也有,说他们智障的也有,陈圣俊再和兮夜发这种意义不明的对话来来回回几个回合,看到兮夜即使在团战忙着的时候也尽量空出手来回他信息,就觉得没什么不满足的了。他最后还是下了线,躺在床上捧着手机继续专心的看兮夜的直播。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陈圣俊总是趁闲着的时候摸出手机来看兮夜的直播,一看就能安静地坐着看上好几个小时。思念如风,你不知道它从哪来,预感不到它何时会来,可它来了就是来了,包裹着你全身,遍布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内,挡不住它来,挥又挥不走。它不让你难受,不让你痛不欲生,但就是会让你一次次不自觉地拿出手机,看看日期,看看有直播的推送没有。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月底,陈圣俊想,他发情期快到了,我要回去了。

 

可事情总不如他想的那样顺遂,正当他想跟自己老妈讲他准备订机票回去的时候,他妈妈跟他说:“对了,你前两天不是说觉得牙有点疼?我帮你约了个牙医,后天早上你记得去啊。”陈圣俊无奈,只得应了,又把行程往后挪了两天。没想到还遇上了一个雷厉风行的牙医,上一句还只是告知:“哎哟小伙子你长智齿啦。”下一刻就开始着手准备要帮他把智齿给拔了。陈圣俊只得一脸懵逼地不停点头附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拔完智齿咬着一团棉花听医生说些注意事项了。出到来诊所门口下意识拿出手机想看看时间的时候,透过屏幕的反光看到自己肿成猪头一样的脸,顿感生无可恋,等把屏幕按亮看到今天的日期,想起医生最后补了句过几天再过来让我看看你情况怎么样吧,觉得更加绝望了。

 

回到家打开门的时候陈妈妈没忍住当着陈圣俊笑了好一会才停下来,听他口齿不清地解释解释了今天发生什么,便很好心地去厨房给陈圣俊煮点粥吃。陈圣俊委委屈屈地盘腿坐在饭桌旁,手机放在饭桌上,伸出一个手指不停的戳,有一下不小心戳到了HOME键按亮了屏幕,看了看上面的日期,陈圣俊对着厨房大喊:“妈!我要订明天的机票回去了!”

 

闻声走出厨房的陈妈妈瞪了瞪他:“这么着急回去干什么呢,假期不是还有吗?你脸还肿着呢。一年到头你就回来这么一丁点时间,就这么不乐意陪陪你妈妈啊?”念叨完了看儿子还是呆呆的没点反应,叹了口气就转身回厨房去了。

 

陈圣俊一句话都不敢反驳然而内心在咆哮,啊!母上大人啊!你儿子超喜欢的宇宙第一可爱的Omega在上海啊!你儿子不是不爱您啊而是我再不回去他可能就跟别的Alpha跑了啊!他身边的Alpha很多啊,近的有康帝!腿哥!远的就连那个赵志铭也是个A啊!虽然现在回去他也可能已经跟别的Alpha……呸呸呸!而且你儿子超怂的,一直都不敢开口说,只能陪在他身边祈祷他有一点点喜欢自己,这样的话要怎么跟母上大人解释啊!在线等!挺急的!

哎,你儿子要是再帅一点就好了,你儿子要是能路上捡到钱就好了,你儿子要是能被他惦记一点点,就一点点,就好了。

刚折回厨房去拿菜出来餐桌的陈妈妈看到自己的儿子一副生无可恋被抽干了力气的样子,原本挺直着的腰板都垮了下来,微微撅着嘴仿佛很委屈的模样,还用脑袋轻微地磕了几下眼前的饭桌。

这孩子饿傻了吧?陈妈妈想,低头看了看自己端在手上的猪蹄,又看了看自己孩子拔了智齿后肿了半边的脸,决定先把猪蹄端回去厨房,看看白粥好了没有。

 

饭后的陈圣俊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能和朋友约饭约酒,突然就觉得窝在家里很是无聊很是无所事事。翻遍fb上的各种新动态,上非洲台的直播间走了一圈,依然觉得很无趣。在电脑桌面点来点去弄了半天,还是双击了英雄联盟的图标,熟练的输入帐号密码进入游戏。把鼠标放在展开好友列表的图标上,但隔了好一会儿都不见他按下去。

 

今天直播平台的那个APP没有如前之前的好些天一样弹出直播提醒,兮夜这个月要播90个小时,总感觉还剩下一些,今天不直播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可能只是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开,可能是和朋友约着出去玩出去吃饭了,也有可能是在和别的Alpha一起度过他的……陈圣俊不愿意再想象下去。其实只要查查RANK记录就好了,问问基地的人就好了,可他就是那么不愿意面对,害怕万一事情真的有他想象的那样糟糕。

 

他又盯了那个图标好些时间,不停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才鼓起勇气点了下去。事情本来就没有他想象的糟糕,他看到那个“owo ovo”的Id亮着,并且显示正在游戏中。他又查了查这个ID的战绩,今天也玩了不少局游戏,然而他又注意到有两局游戏之间相隔了好几个小时,他不知道这几个小时兮夜干什么去了,可他已经不能要求再多了。这些天兮夜的直播要摄像头有摄像头要麦有麦,因为各种原因现在不在他身边的是自己,还能怎么样呢。不过嘛,看着这些战绩可怜兮兮地一片红,陈圣俊搓了搓手,点开跟" owo ovo "的对话框,“来双排来双排来双排,我F**king认真!”

 

兮夜还和他扯了几句才肯上车,排队的时候陈圣俊收到了直播的推送通知,点开进去看了看,今天没有摄像头,虽然兮夜没有说话,但是能听到基地的声音,他就开了功放,把手机放在电脑旁,想了想自己也去开了个直播,不开麦不开摄像头混混时间。说认真就认真,想认真带兮夜上分的责任感和对牙疼的发泄,让陈圣俊手感火热,把把杀崩下路,走到哪杀到哪。进了游戏的兮夜也不再那么沉默,偶尔能听到从手机里传来的兮夜的碎碎念,一会说着这个杰斯怎么这么凶,一会又埋怨着说句好烦呐。游戏也玩得充满苏老板风格的浪和任性,还依着弹幕玩了把皎月,说着要塔下挂机等人CARRY,然后见到人头就冲进人群,抢到就抢抢不到就浪一波然后送一送头,陈圣俊苦笑着把三个残血的收掉。下一把又见没要到中单位的他掏出一个辅助莫甘娜,要给他治疗给他人头替他挡枪,待遇高得很。然而手机时不时传来的兮夜的声音里有隐藏不住的小得意和小开心,陈圣俊又觉得一切都是对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开心就好了嘛。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打最后一把的时候陈圣俊听到兮夜的打呵欠的声音。陈圣俊看了看时间,上海那边已经是晚上12点了,据说这些天兮夜都是早上六七点起,晚上八九点就要睡觉的老年人作息,今天拖到12点可能对他来说已经很晚了,在打字框打了“你早点去睡觉吧”,想了想不是很妥又删掉,最后还是说了一句“我要下了。”没等回复就下线跑了。下线之后觉得自己有点蠢,手机不还开着兮夜的直播吗也不知道自己跑什么。他看到兮夜回了自己一句:“又去酒吧?”,突然有种重新上线解释解释的冲动。他刚点开英雄联盟的登陆界面,兮夜就关播了,哎,罢了罢了,陈圣俊换了个小号,继续单排连跪的征程去了。

 

而其实在WE基地,这天的苏汉伟从起床开始就觉得浑身不对劲。赖在床上点开之前在看的小说,没看几行就觉得没啥意思看不进去,把手机丢在了一边,翻了个身想睡个回笼觉,闭眼了好些时间都没睡着,在床上滚来滚去滚得自己都烦了,怒而掀开被子起床洗漱下楼吃早餐。厨房的阿姨总是很宠他,能满足的都尽量满足,看着他吃东西都会替他感到一种满足感和幸福感。然而今天小伟的胃口似乎不是很好,吃了平日的一半不到筷子就渐渐停了下来。苏汉伟略感遗憾地盯着眼前没吃完的早饭,阿姨看在眼里,就对他说,“没关系,吃不完我帮你留着,想吃的时候跟我讲我帮你加热一下。”苏汉伟叹了一口气,乖巧地回答:“好的,谢谢阿姨。”

 

早饭过后兮夜就窝在自己的座位上,没什么事干也只能开始排位。但今天就是提不起兴致,失误有些多。要么就是不管不顾整个人莫名的烦躁见到人不管是肉还是C位不管对方是一个还是五个就往人脸上踩,要么就是漏刀吃钩,一个失误就想发起投降。这么打下来战绩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但兮夜就像被抽干了力气一样沉默地坐在那里,连句日常的“好烦啊”都不说,放脚边的零食也不吃,手机也不看,歌也不听,就这么安静的等排队,然后输掉。如果不是键盘和鼠标还有点声响,座位上简直就像没了这么个人。

 

最先觉察到不对劲的还是中午时分才醒来,吃完午饭过来准备开直播打排位的向人杰。他踢哒着拖着拖鞋来到苏汉伟的身后看他玩了一会,发现他屏幕多半是黑白的,死成超鬼连队友都没有力气再骂他了,一到20分钟就投降,半点平日的精神气都没有。向人杰下意识想再靠近兮夜一点说点骚话,一走近发现不太对,拍了拍苏汉伟的肩膀然后说:“小伟,把你的信息素收一收。”烦躁到想拍键盘的苏汉伟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向人杰在说什么,听到他的声音就下意识先回了一句:“你别说话别吵我。”向人杰一时被噎得不知道怎么接话,隔了几秒才听到苏汉伟反应过来的回答:“什么信息素?”“你自己不知道?没感觉到吗?”看着苏汉伟转过来对着他的一张茫然脸,康帝不禁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你难道……你是不是发情期要到了啊?”

 

经过向人杰的提醒苏汉伟才意识到自己体温比平时要高了一些,全身都懒懒软软的没什么力气,意识还有点迟钝,接着又继续问向人杰:“发情期?我发情期是这个时间吗?”向人杰一脸懵逼,想拍拍小伟的脸让他醒醒,又顾忌着他可能发情期到了不敢碰他,“卧槽你发情期你问我?那你平时发情期怎么……”向人杰边说边看了看陈圣俊的座位,突然反应过来这个问题似乎都不用问下去,又看着苏汉伟茫然、萎靡不振的样子,转过头大喊:“兽爷,兽爷!你过来看看,小伟好像发情期到啦。”兽爷闻声赶了过来,作为Beta的他不怎么能感觉到信息素,但小伟发情期的大致时间他是知道的,想了想确实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点了,便拉着苏汉伟上楼让他休息。

 

进了房间门,苏汉伟看了看自己的床,又看了看陈圣俊的床,最后还是躺在陈圣俊的床上,卷了卷被子背对房门侧着身子蜷成一团,闭上眼睛不说话了。小兽跟着走过来,作为一只常年散发着清香味的单身狗,他也没什么照顾发情期的Omega的经验,只能按着常识去解决问题。他坐在床边拍了拍小伟的后背,“小伟你的抑制剂放哪里啦?”苏汉伟已经越来越接近正式进入发情期了,开始能听到他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又见他把自己蜷得更紧了一些。兽爷听了他喘息了好几下才隐约听到他的回答:“不知道……”兽爷头都大了,随手在床头柜和桌子翻了翻,边翻边问:“那你会给自己打抑制剂吗?”“……不会……”翻了几个柜子没找到抑制剂的小兽头更大了,内心咆哮着“卧槽我是个B啊!我也不会打抑制剂啊!”,然而这个时候已经无谓再说这些增加苏汉伟的负担了,他强壮镇定跟苏汉伟说:“你别怕再忍一忍,我这就出去给你买抑制剂找人来帮你打,很快回来的你等我一下。”然后就急匆匆的出房间下楼。

 

来到门口处正想出门,刚好腿哥回来了,看着小兽急匆匆的样子,便问:“兽爷你要去哪?”“帮小伟买抑制剂呢!”腿哥回答,“不用啊我那有。”左脚都已经踏出门外的小兽又转身回来:“你有Omega的抑制剂?”腿哥行动比语言还快,已经开始往楼上走了,“嗯,帮小Q准备一些放在我这里的,兮夜发情期到了?我上去拿给你。”小兽急忙跟了上去,突然想到什么又问了一句:“那你会帮人打抑制剂吗?”957瞬间就听明白了这句话,倒也没对兮夜不会自己打抑制剂感到惊奇,“会,让我来吧。”小兽当场就想下跪抱腿,腿爹就是腿爹,关键时候靠得住啊。

 

细心的柯昌宇回到自己房间先给自己打了一针Alpha用的抑制剂,然后拿上要给兮夜用的抑制剂跟着小兽到他的房间。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苏汉伟已经正式进入发情期,全身滚烫,身体又很饥渴,渴望抚摸拥抱亲吻甚至更深层次的交融。苏汉伟甚至已经抑制不住发出轻微的呻吟,手用力的抓着床单,又咬着自己的下唇,可体内还是像烧起了大火,做什么也挡不住那种难受的空虚感。腿哥伸手想抓他右手小臂过来好打抑制剂,谁知腿哥一碰他的手就缩回去,再抓过来也还是很不安分地挣扎着。最后没法了只能让小兽把他身体按住,腿哥也是用了一只手按住了他的手腕才终于是把抑制剂打了下去。完了之后腿哥留了一句:“虽然我和他都打了抑制剂了,但我还是离远点好。”就出去了。小兽留在那里按着他不让他乱动,等了好些分钟抑制剂才开始渐渐起效,挣扎的力度小了,握紧的拳头松开了些,喘息声也慢了下来。大概是折腾了这么一通也累了,安静下来的苏汉伟很快就睡着了。小兽再多陪了一会,才帮忙拉好窗帘离开房间。

 

兮夜是在差不多晚饭的时候饿醒的。虽然还是没有什么力气,但也算是个正常人了,在床上滚了一会,判定自己四肢还在头脑清醒就是有点饿,就起床下楼找吃的去了。下午睡了一觉饭后还挺精神,虽然还是没有心情开直播,但还是决定抢救一下白天因自己发情期牺牲的那些分。才开一把没玩多久就收到陈圣俊发来的邀请双排的信息,兮夜嘴里念叨着“又想搞我”一边回信息让他上大号小号滚,这么来来去去讲了好几句又收到了陈圣俊的一句:“wo carry ni”,他在这边轻轻地嘟囔了一句:“就信你一次”,然后干净利落地用妖姬踩对方英雄脸上收了两个人头结束了这局游戏。两个人在排队的时候兮夜没什么事干,在电脑桌面翻来翻去,先点开了网易云音乐,听着歌跟着哼了几句,又点开直播软件,给机器人们一些惊喜。接下来的游戏,兮夜变得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话多了起来,跟白天那个安静如鸡的兮夜宛如不是同一个人。一直打到了差不多12点,陈圣俊说他要下了,才觉察到自己已经比前几天晚了两三个小时都没去睡觉。

 

兮夜关了播,旁边刚也结束一局游戏的向人杰忍不住又去骚兮夜,边说边查战绩:“今天是把你输傻了晚上怎么这么开心话这么多?哎哟喂,四连胜,还玩杂技,厉害呀我的小伟~”,苏汉伟伸了个懒腰,按了关机键,回答:“滚NM,闭嘴你那语气好恶心。”“哟小伟四连胜膨胀了小伟~”,苏汉伟站起身来,把手上抱着的玩偶好好的放在自己椅子上,又说:“没力气理你我上去睡觉了。”

 

接下来的几天陈圣俊每天照着镜子看看自己的脸消肿了没,好不容易医生点头说没事了老妈放行了立马买了隔天的飞机票收拾行李去了。第二天,飞机下地,过海关,等了好一会托运的行李,然后走出上海的机场。他也算是这个机场的熟客了,因而基地里的人都很放心,昨天把航班信息告诉Mika 的时候,他直接回了一句:“行吧知道了自己打车回来吧。”就完事了。不过陈圣俊也没太在意,在出租车上客点排了一会队,把一个大箱子塞到后尾箱,用意外标准的中文跟司机报了一下地址,就听着歌看着窗外风景开始放空自我。陈圣俊也没意识到过了多久,等意识再次回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WE的基地门口,赶紧付了钱下车从后备箱把那箱子行李拿下车,就看着的士扬长而去。基地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一群宅男都躲在基地里,大晚上的街道放眼望去只有陈圣俊一人,路灯照在他身上在地上拉出瘦长的投影。他提着箱子走过基地门前的石板路,来到大门口,抬起手来把手放在基地的门把手上,却没有马上往下压,犹豫了一会,又把手放了下来。不知道这算不算近乡情怯,他突然有点害怕又按耐不住地有点期待,他甚至不知道兮夜在不在基地,有没有跑出去和赵志铭吃饭了有没有和腿哥他们出去吃夜宵了,但假如兮夜在基地的话,他会对自己回来有什么反应,是不是也像我期待着见到你一样,对我的回归有那么一点喜悦。他突然想起上次也是一个休假回来,李多允先进去的基地,而他自己在门口磨蹭了一会,兮夜边和多允聊边探头探脑地看向门口,还问多允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回来。那时候他着急着期待着自己的回归,这次是不是也一样?

 

陈圣俊终于还是把手放到把手上并压了下去,他一打开基地的门,就听见康帝在唠唠叨叨的一顿BB:“你上啊!你上去一套不把他秒了?哇,这你都不敢上的?他闪现不是用过了你都不上的,你怎么这么菜啊小伟。”然后陈圣俊终于在这么近的距离又听到那心心念念的声音:“吵NM吵,闭嘴,滚,打你的排位去。”康帝的声音又接着传来:“哇小伟你怎么回事啊,你前几天打的是假抑制剂吧,脾气这么暴躁。”

 

在中国,在WE的这些日子,其实陈圣俊听得懂的中文已经有很多很多了,尤其是跟兮夜相关的,他更是用心去听用心去记,甚至还拿着兮夜的直播录像悄悄地去找翻译让他一句句给他解释一句句学。向人杰的中文发音比苏汉伟标准,咬字也更清晰一些,陈圣俊一个一个字的听得真切,他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心里好像有个小人已经唱起了歌跳起了舞,又有点不敢相信,甚至想过去摇摇康帝的肩膀让他再说一次。这时候,小崔刚好见到了从门口走进来的陈圣俊,拉着他进来跟他说话。陈圣俊跟着小崔走进训练室,有的没的聊了几句,眼神却不断地往窝在椅子里打着游戏的兮夜上瞄。一顿操作然后屏幕变黑白了的懊恼的小中单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可能因为之前陈圣俊就有通知过基地航班信息的缘故他没有很惊讶,就如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休息日,陈圣俊只是和在中国的几个韩援在虹泉路浪一圈然后回来基地一样,苏汉伟也只是普通的说了一句:“啊,你回来啦。”然后就转回去对着屏幕出装备继续回召唤师峡谷浪。但终究是不一样的,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也许他自己也没有察觉,这几个简单的字的尾音略微向上扬,回头继续打游戏的时候,情不自禁就跟着背景音乐哼起了歌。

 

PS. 陈先生有话要说:

绝望是什么?绝望就是自己正担心着自己喜欢的小O发情期有没有在外面找别的A而因为牙齿问题不能马上去到他身边的时候,自己的亲妈却在只能吃流食的自己面前放了一盘诱人的猪蹄。

幸福是什么?幸福是自己忐忑不安地回到喜欢的小O身边时,得知他用抑制剂度过刚刚结束的发情期,并且他在听到自己的声音后,第一时间回过头来,对自己说:“你回来啦。”

 

 

===================

我自己的碎碎念:我一直觉得“你回来啦”是一句很甜蜜的话,它表达出一份等待,在他离开家的时间里一直有人在等他回家。又表达了一种信任感,一种相信对方一定会回来的信任。那时候AD合同到期外面留言满天飞,什么队出高价挖人诸如此类的消息层出不穷,但有的人就是潜意识里觉得,不过是休假回家几天罢了,和平时出去喝个酒没什么两样,总是会回来的。

 

在我这篇文里的设定来说,这个时间点属于俊俊知晓自己的心意但不知道小伟心意,小伟与其说不知道,倒不如说未曾直面自己的心意。所以目前他们的关系维持在很微妙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平衡上。接下来的日子,接下来的日常相处,都是他们通过种种事情一点一点发现和明白自己和对方心意的阶段。因为有些东西是瞒不住的,骗不了人的,比如发情期来了兮夜从未想过靠别人解决,在还未被标记并且已经正式进入发情期,明明是很渴求Alpha触碰的时候,腿哥碰到他的手臂他会下意识把手缩回来。交换的每一个眼神,和对方说话时的每一句话的语气,都是一份又一份瞒不住的告白。

 

所以什么时候会有后面的日常相处,写手我表示,我有一个决(wang)心(xiang),这几天写个肉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