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

微博:http://www.weibo.com/0816littleyear
目前在沉迷电竞圈,接受程度高得可怕(?)但最爱舅夜。

©小年
Powered by LOFTER
 

【舅夜】一个莫名其妙的访谈

参考了那个相性一百问

大多都是后50问哈哈哈哈【滚

其实是想吃肉!然后自己不会写!只能写这个解解渴。

没有顺序瞎写,勿较真。

反正就是有个人问,AD回答。

 

 

Q: 你喜欢以前比较瘦的兮夜呢,还是现在稍微胖了一点点的他呢。

M: 都喜欢,苏汉伟怎么样都喜欢,超可爱。不过真要说来,其实他最瘦那会因为我们还没在一起,那时候还没敢亲亲抱抱,只敢自己悄悄想象,所以没法对比。不过即使是现在有点胖胖的酸伟也是很小小的一只,可以一整个抱在怀里,特别有满足感。真的要选的话我还是喜欢现在这样胖胖的,肉肉的手感很好,我很喜欢戳戳捏捏他肚子上腰上的肉肉,虽然他会打人。

 

 

Q:说到那会你们还没在一起的话,那么你们具体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呢?

M:大概在S6 刚开始的时候吧。啊我记得那会我们开直播的时候还有观众问为什么看不到我们互动了什么的……其实是那会我们刚在一起了反而不好意思,所以在直播的时候故意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吧。

 

 

Q:是谁先表白的呢?

M: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其实是他。不过他一直坚持着是因为我喜欢他喜欢得太明显了又不说,觉得我傻了吧唧的才憋不住表白的。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酸伟啊,但我一直不敢说,我怕酸伟只是当我队友好朋友,万一说了打破了平衡,他以后不理我,或者觉得尴尬啊什么的对我们对队伍都不好。好吧,其实我是怕说了就再不能和以前一样了,那时候我好不容易能跟他拉拉小手互相打打闹闹的,我怂,我不敢失去这些,我就情愿能够一辈子和他这样就好了。可能就是这么想着然后又忍不住吧,只要没事干我就喜欢盯着他看。他表白的那天其实就是个很普通的晚上啦,训练室就剩我们两个,我的那把排位刚打完他的还差一点,我想等他一起,于是就坐旁边盯着他看。他刚打完就转过头来,拍了我一下,看起来很凶地对我说道:“打完不去睡觉看尼玛看。”我是忘记我当时说什么了,好像是兮夜好看之类的吧,然后他很直接地说:“看看看看看就知道看,傻逼!喜欢你不会说吗?”我当时看着兮夜有点凶有点气鼓鼓的神情有点发懵,他的眼睛黑亮黑亮的,像黑玛瑙一样,我不是很会形容,总之特别好看特别迷人,他看我呆呆的可能是觉得我没听懂,之后他眨了眨眼睛,又拍了拍我的手,好像是有点害羞那样低了低头,然后又抬起来径直地看着我,又说:“傻逼你听没听懂啊,我喜欢你。”我那时候反应确实挺傻的,大概是因为从他说这句话开始我就知道,我这辈子是栽了出不来了。啊总之我们还是在一起了。

 

 

Q:H的次数频率是?

M:嗯……没我希望的多,也应该没有你们想象的多。倒不是说酸伟不乐意什么的,起床吃了饭就要打训练赛,打到晚上很晚了又要打RANK打到3,4点什么的,他的黑眼圈已经很重了,那会就想让他多睡觉,一般比赛的前一两天晚上我都不敢睡到他房间去,让他好好休息下保持状态吧。一般是打完比赛或者休息日的时候比较有机会做。

 

 

Q:所以按你刚刚所说的,平时即使不H也会跟兮夜一起睡是吗?

M:嗯,大家都知道在基地里是酸伟自己一个房间,他房间的床还比较大,而且酸伟睡觉其实很乖的,睡着了动都不动,抱着睡很舒服。还有机会看到他刚睡醒的迷迷糊糊的样子,超级可爱。

 

 

Q:你介意让他反攻吗?

M:说实话如果苏汉伟乐意的话其实我不介意,不过他好像从来没表达过这个意思哎。我估计他是嫌麻烦又累吧,事前要做扩张事后要清洁什么的,(忍不住轻笑)他这么懒这些还是让我来吧,他躺着享受就好。

 

 

Q:你喜欢H吗?那你觉得兮夜也喜欢吗?

M: 我当然喜欢呀。苏汉伟超棒的,(忍不住得瑟地挑了挑眉面带微笑)各种意义上。对于我来说的话,虽然生理上很爽很有快感,但是心理上的满足感和充实感更让我沉迷吧。做的时候,能感觉到苏汉伟完完全全地依赖着我,他的快乐,感官上的刺激等等全部都取决于我的每一个动作,由我主宰,那时候我于他是溺水中的人唯一能抓到的浮木,甚至觉得那一刻我是他的一切,就特别有成就感。至于他的话,我觉得也是喜欢的吧。我印象中苏汉伟也没试过推开过我或者抗拒过我,最多也就是因为害羞挪开视线不看我或者自己拿手背挡着自己眼睛,大多数情况会把双手搭在我身上,肩膀上或者腰上。然后也很配合我的动作。还有很多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感觉吧,反正他应该也是挺喜欢的。

 

 

Q:刚才有提到兮夜不会抗拒,那他有主动的情况出现吗?

M:有的。当然不是你们想象那种直接把我推倒在床上坐上来自己动这种啦哈哈哈,要真是这样我会被吓到的。他想要的时候,会乖乖的洗好澡盘着腿坐床上等我。然后我进去他房间之后,会拉着我的手晃啊晃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如果我一时还没有什么反应的话,他会低头玩玩我的手指,挠挠的掌心,有时候会鼓了股腮帮子然后张嘴咬我手指,当然不疼啦。再之后会抬头重新看着我,张开手臂跟我讲要抱抱。我凑过去抱着他的时候,他就会摸摸我背我手臂,然后也在我脸上嘴唇上亲亲,或者不用力地咬咬我下巴……然后的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这样我根本抵挡不住。

 

 

Q:你们H的时候会有什么特殊的称呼吗?喜欢对方称呼你什么呢?

M: 我倒是没有说在H的时候对他有什么特别的称呼,我都是叫他苏汉伟的,不过说到这个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以前我都是喊他兮夜的,有一次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好像是输掉比赛了吧,大概是他觉得是因为自己发挥得不好才这样的,一直在自责,然后我抱着他哄他的时候他突然委委屈屈地问我在我心目中他是不是只是WE的中单兮夜啊。我一下子没听懂,我说你就是兮夜啊,怎么了?他好像变得更加的失落了,过了好一会才说话,声音小小的,得很专心才听得到,还带着点点哭腔,他低着头也没让我看到他的脸,他说那是不是你就喜欢兮夜啊,兮夜比赛打不好你就不喜欢了。我这才明白他在纠结什么。从那之后我就叫他苏汉伟了几乎不叫他兮夜了。虽然他老说我发音有毛病。至于他对我的称呼的话,他平时都叫我傻逼啊AD啊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大家知道的。只有很少的时候有求于我的时候会叫我圣俊,额,各种意义的求,包括床上。哦,还有几次,把他磨得狠了就是不肯满足他的时候,他试过带着哭腔地叫我圣俊哥,韩文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别这样看着我啊还然后什么啊他都这么叫我了还忍得住我还是不是男人了。

 

 

Q:会试着用什么特殊的姿势吗?

M:……很少。一般都是很普通的姿势。我也不太舍得折腾他,就想着能让他好好躺着舒舒服服就好了。并且我刚才也说了我很喜欢把他抱在怀里看着他。看着他羞涩的时候躲开我视线,又没忍住看回来对上我眼睛的样子。也喜欢他搂着我脖子,抓着我肩膀或者搂着我的腰,轻轻抓我头发什么的。他其实心软得很,即使被我磨得很难受也舍不得用指甲抓我背,抓我头发也会注意力道,拿指腹爪我背又因为太滑了没抓住的时候会皱皱眉头咬咬下唇,总之非常可爱。

 

 

Q:那会有做得很激烈的时候吗?或者有哪次让你印象比较深的H呢?

M:也几乎不会。我不舍得,他一喊疼我就难受,苏汉伟这人又很怕痛,反正我是不希望他有一点点不好受的。再说了我们这些打游戏的,除了睡觉就是坐在电脑前,要是弄疼了他弄伤了他让他怎么坐着呀,我不乐意。不过好在除了一开始的几次以外他也没喊过疼了,做了之后的第二天我看他走路或者坐着好像都没什么问题。印象较深的话,有一次也是输了比赛之后吧,他非抱着我要跟我做,我刚进去他就哭了出来,把我吓到了。我当时动都不敢动,问他是不是弄疼了他他又一直摇头,问他怎么了也没肯说,我想退出去他也不让,非让我继续。后来做完了也没肯睡,哄了好一会儿才肯跟我讲就是突然没由来的觉得委屈难受,不知怎么就哭了出来。怎么说呢,虽然输了比赛挺难受的,但那一刻我又觉得很幸福。我知道苏汉伟在身体向我打开的同时也愿意打开心扉,把一切脆弱都暴露在我面前。这也算是我极少的艹哭苏汉伟的一次吧哈哈,虽然不是那么回事。

 

 

Q:你自己敏感的地方是哪里呢?兮夜呢?哪里最敏感?

M: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敏感的地方是哪里,他摸我亲我哪里我都挺喜欢的,真要说的话可能是我身上带有纹身的地方吧。我刚纹胸上这一片纹身回来基地这边的时候,他边摸着这片纹身边抱怨说纹这么大一片你是傻逼吗?然后又忿忿的张嘴就想咬,当然他最后也没舍得咬用力,与其说咬不如说是舔,当他湿软温热的小舌头舔过我那片纹身的时候,我就没忍住把他推倒了。苏汉伟的话,其实哪里都很敏感。舔一舔耳垂就红,戳戳他腰就能跳起来,哦还有脚,尤其是脚踝,稍微舔一下亲一下,或者摩挲一下的话,他就会……你们还是自己想象吧。

 

 

=======================================

_(:з」∠)_回头再看看觉得与其说访谈倒不如说是我自己对他们两个的设定吧。哭了的那一次本来是想在输给EDG那次给写的肉……但后来懒了……如果有人喜欢这个设定,请尽管拿去写肉!肉!肉!如果没有的话!那我!我!我虽然有想写的心,但……我尽力吧。